宁德时代与大大

宁德时代CTP技术和比亚迪的刀片电池究竟孰优孰劣?

对于目前不断发展的纯电动汽车来说,动力电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据成本分析,目前纯电动汽车所搭载的动力电池占整车成本的约30%~40%,而且动力电池技术水平的高低也影响续航表现,进而影响消费者的用车便捷性。而在我国的动力电池生产厂商中,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算是排名较为靠前,而近期宁德时代更是推出了CTP技术,比亚迪也推出了刀片电池。那么宁德时代CTP和比亚迪刀片电池究竟孰优孰劣?

CTP技术和刀片电池分别是什么?各自又有什么优势?

和传统电池包采用单体到模组再到电池包的成组方式不同的是,宁德时代的CTP技术是直接将电池模组省去,将电芯集成到电池包上,从而提升了电池包的空间利用率,减轻了电池包重量,也提升了能量密度和降低了生产成本。

而比亚迪的刀片电池是将电芯进行扁平化的设计,根据比亚迪专利显示,刀片电池长度最长可以达到2500mm,是传统磷酸铁锂电池的10倍以上,这样也就可以提升电芯的重组效率,从而提高电池包的能量密度。

所以由此不难看出,CTP技术和刀片电池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电池的能量密度,降低生产成本。但是比亚迪的刀片电池在降低生产成本和提升能量密度的同时也增加了稳定性。另外,目前的刀片电池是普通磷酸铁锂电池的升级,稳定性要高于一般的三元锂电池。

CTP技术和刀片电池孰优孰劣?

其实从两者优势上来看,均比现在使用的普通锂电池在技术层面上有所提高,但都是结构上的变化,未涉及到材料方面的革新。所以虽然短期内可以提高电池的竞争力,但是从长远来看对于缓解纯电动汽车存在的里程焦虑作用不大。

另外,这两种技术相比宁德时代是在102Ah、150Ah电芯成本不变的基础上,利用CTP技术实现系统降成本,完全参与到整个电池包的设计过程,而比亚迪的刀片电池则为自主设计开发,具有完善的知识产权,相对来说技术创新性更强。而且从理论上来看,刀片电池不仅仅适用于磷酸铁锂电池,三元锂电池也可以采用。

总结:所以从目前来看,CTP技术和刀片电池各有优缺点。不过整体上刀片电池主要是磷酸铁锂电池,稳定性相对较高,而CTP技术还需要进行评估。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宁德时代,亿纬锂能这两只股要近三年时间 ,哪个涨幅 大?

宁德时代,亿纬锂能这两只股要近三年时间 ,哪个涨幅 。对于这个财经方面的不太清楚是股票吧。

2020开年先筹30亿救急,宁德时代输血背后的“危机”

时间一天天过去,春节的钟声近在耳畔,开年之后,伴随着车企陆续公布的销量,各种盘点、年终总结也随之而来,但总体来说,这些都属于对2019年的回顾,放眼2020年,大部分企业还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

与其他企业不同,宁德时代在15日发行了2020年的第一期债券,期限五年,发行规模不超过30亿人民币,为新一年的融资拉开帷幕;根据宁德时代官方发布的公告,此次融资从19年年底就开始接受中信建投的检查,经历了近一个月的筹备工作,终于完成第一期债券发行并确定3.63%为本期利率。

随着电气化的加速发展,全球范围内的车企都或多或少地经历着资本压力,而宁德时代开年就把融资提上议程,这样“急输血”难免引起公众猜测宁德时代是否会面临资本承压?但从此次债券确定的利率来看,中规中矩的水平又并不算很有吸引力,由此可以看出宁德时代对“输血”的需求更倾向于理性,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目前还未出现融资困难。

根据宁德时代去年公布的财报显示,宁德时代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25.92亿,同比增长28.8%,净利润为13.62亿,同比下滑7.2%;前三季度,宁德时代营收328.56亿,同比增长71.7%,净利润34.64亿,同比增长45.65%。

其实无论怎么看,这似乎都是一份相当体面的财报,但三季度利润的下滑,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外界的猜测,对此宁德时代也给出了回应,大致总结为两个原因,一是售价下降导致的毛利率下降,二是三季度研发增长、管理费用增加带来的利润下降。

有因必有果,宁德时代官方给出的两点原因也道出了正在面临的困境;从2016年到2019年,四年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分别为43.7%、36.29%、32.79%和29.08%(截止到9月),其综合毛利率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

退坡补贴后,为了维持新能源汽车整体价格平稳,车企要么贴钱补贴,要么控制成本,但车企贴钱维持销量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那就只能从控制成本着手,而动力电池作为成本支出的大头,自然也成了成本控制的重点,这就倒逼宁德时代这样的电池供应商降价,导致毛利率下降,利润降低。

为了兼顾利润和成本,宁德时代不得不进一步加码技术研发,寻求技术上的突破,15年开始,宁德时代的研发投入就不断加码,从2015到2018年,研发投入分别为2.81亿元、10.81亿元、16.03亿元、19.91亿元,虽然2019年的财报还未公布,但其研发投入大概率会超过前几年。

持续性的投入,成本控制还是效果不佳,根据瑞士银行公布的全球动力电池企业研究报告显示,松下成本控制方面明显优于其他企业,成本大概在111美元/kWh,而LG化学的成本在148美元/kWh,三星SDI和宁德时代的成本都超过了150美元/kWh。这意味着如果宁德时代没有领先于行业的技术,那就极有可能囿于价格,被削弱竞争力。

尽管增加研发投入没有让宁德时代Hold住成本,但是却让宁德时代把“独角兽”的位子坐稳了;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的数据,2019年,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累计62.2GWh,同比累计增长9.2%,而宁德时代2019年的累计装车量达到了31.46GWh,占全国累计装车量50.6%,也就是宁德时代攻下了国内动力电池装车量的半壁江山。

从12年被宝马集团选中“一炮而红”到今天的“独角兽”,宁德时代的成功必然是基于实力,这点毋庸置疑。可随着政策红利的退出,无论是新能源汽车销量触底,还是成本过高、利润下滑等问题渐渐浮出水面,威胁着宁德时代的江湖地位;这一幕应该早已在曾毓群的脑海中模拟过,他曾在一封内部邮件中问道:“’当台风来时,猪都会飞’,但是猪是在飞吗?台风走后猪的下场如何?”,以此激励员工与公司共同向上。

2020年,不仅仅是二零年代的起点,还是一纪生肖年的起点,开年便着手融资,想必宁德时代也为新年蓄力,至于2020年新能源会如何发展?答案也愈发值得期待。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宁德时代是谁?为什么突然火了起来

熟悉新能源汽车的朋友们,可能最近会比较频繁的看到一个名词,那就是宁德时代。这是一个位于三四线城市的小企业,但仅用了7年的时间就成为了独角兽企业,而且最近的话题度还非常高。这家突然爆红的公司究竟是什么来头?其实宁德时代的崛起并不是毫无道理的,从0到估值超过1300亿人民币,他们只花了6年的时间,这家公司有强大的技术背景支撑,之前没有太多曝光度只不过是因为一直在产业链底下闷声发大财。

后来碰到了国家扶持新能源汽车产业,他们就迅速崛起了,不得不说宁德时代不光有技术还有很好的运气。宁德时代的创始人从上海交大船舶工程系毕业之后没多久就去做硬盘了,后来他跟企业负责人一起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公司,专门做消费电池。之后他们买到了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锂电池专利,在一系列的配方改动之下,他们正式成立了ATL公司。

2000年,atl成为了苹果公司的电池供应商,在拿到这个金字招牌之后,ATl可以说是迅速崛起。之后内部的动力电池部门进行分离制,单独变成了宁德时代。现在的宁德时代可以说是国内电池供应商的头号人物,虽然新能源产业不断崛起,行业内的品牌商们也在进行洗牌,但是宁德时代依旧用自己的技术和眼光保住了霸主地位。可以来看一下2019年的数据,整年里宁德时代实现的装机电量是32.Gkw,同比增长是37%。配套的国内车企达到了120家。

不难发现,2019年是宁德时代向外扩张的重要一年,在这一年中他们加快了脚步,把手伸向了更多的企业,比如本田、现代、丰田、沃尔沃、大众和雪铁龙等跨国车企,宁德时代成为了他们的电池供应商,也算是稳住了很大一部分经济来源。

不得不说宁德时代的眼光还是非常好的,他们最开始是给手机供电池,后来跟宝马合作之后就直接进入了汽车行业,之后新能源汽车风潮崛起,宁德时代也随着这股风一起被冲到了行业的前头,现在宁德时代不仅仅是一家做动力电池的公司,而是在产业链上下游基本上都有布局。

比如做电池需要正极材料,他们就直接控股了一家原材料供应商,从控股又变成了100%持有,这样就保证可以用最低的成本拿到原材料,让电池价格更有竞争力,这也是他们的制胜法宝之一。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2020开年先筹30亿救急,宁德时代输血背后的“危机”

时间一天天过去,春节的钟声近在耳畔,开年之后,伴随着车企陆续公布的销量,各种盘点、年终总结也随之而来,但总体来说,这些都属于对2019年的回顾,放眼2020年,大部分企业还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

与其他企业不同,宁德时代在15日发行了2020年的第一期债券,期限五年,发行规模不超过30亿人民币,为新一年的融资拉开帷幕;根据宁德时代官方发布的公告,此次融资从19年年底就开始接受中信建投的检查,经历了近一个月的筹备工作,终于完成第一期债券发行并确定3.63%为本期利率。

随着电气化的加速发展,全球范围内的车企都或多或少地经历着资本压力,而宁德时代开年就把融资提上议程,这样“急输血”难免引起公众猜测宁德时代是否会面临资本承压?但从此次债券确定的利率来看,中规中矩的水平又并不算很有吸引力,由此可以看出宁德时代对“输血”的需求更倾向于理性,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目前还未出现融资困难。

根据宁德时代去年公布的财报显示,宁德时代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25.92亿,同比增长28.8%,净利润为13.62亿,同比下滑7.2%;前三季度,宁德时代营收328.56亿,同比增长71.7%,净利润34.64亿,同比增长45.65%。

其实无论怎么看,这似乎都是一份相当体面的财报,但三季度利润的下滑,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外界的猜测,对此宁德时代也给出了回应,大致总结为两个原因,一是售价下降导致的毛利率下降,二是三季度研发增长、管理费用增加带来的利润下降。

有因必有果,宁德时代官方给出的两点原因也道出了正在面临的困境;从2016年到2019年,四年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分别为43.7%、36.29%、32.79%和29.08%(截止到9月),其综合毛利率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

退坡补贴后,为了维持新能源汽车整体价格平稳,车企要么贴钱补贴,要么控制成本,但车企贴钱维持销量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那就只能从控制成本着手,而动力电池作为成本支出的大头,自然也成了成本控制的重点,这就倒逼宁德时代这样的电池供应商降价,导致毛利率下降,利润降低。

为了兼顾利润和成本,宁德时代不得不进一步加码技术研发,寻求技术上的突破,15年开始,宁德时代的研发投入就不断加码,从2015到2018年,研发投入分别为2.81亿元、10.81亿元、16.03亿元、19.91亿元,虽然2019年的财报还未公布,但其研发投入大概率会超过前几年。

持续性的投入,成本控制还是效果不佳,根据瑞士银行公布的全球动力电池企业研究报告显示,松下成本控制方面明显优于其他企业,成本大概在111美元/kWh,而LG化学的成本在148美元/kWh,三星SDI和宁德时代的成本都超过了150美元/kWh。这意味着如果宁德时代没有领先于行业的技术,那就极有可能囿于价格,被削弱竞争力。

尽管增加研发投入没有让宁德时代Hold住成本,但是却让宁德时代把“独角兽”的位子坐稳了;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的数据,2019年,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累计62.2GWh,同比累计增长9.2%,而宁德时代2019年的累计装车量达到了31.46GWh,占全国累计装车量50.6%,也就是宁德时代攻下了国内动力电池装车量的半壁江山。

从12年被宝马集团选中“一炮而红”到今天的“独角兽”,宁德时代的成功必然是基于实力,这点毋庸置疑。可随着政策红利的退出,无论是新能源汽车销量触底,还是成本过高、利润下滑等问题渐渐浮出水面,威胁着宁德时代的江湖地位;这一幕应该早已在曾毓群的脑海中模拟过,他曾在一封内部邮件中问道:“’当台风来时,猪都会飞’,但是猪是在飞吗?台风走后猪的下场如何?”,以此激励员工与公司共同向上。

2020年,不仅仅是二零年代的起点,还是一纪生肖年的起点,开年便着手融资,想必宁德时代也为新年蓄力,至于2020年新能源会如何发展?答案也愈发值得期待。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宁德时代这样的企业应该是垃圾级别的!

额 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这么说呢?